新豪游戏,悲催的情人节 杀妻骗保案被曝涉保险诈骗金额2676万

新豪游戏,悲催的情人节 杀妻骗保案被曝涉保险诈骗金额2676万

新豪游戏,悲催的情人节!“杀妻骗保”案被曝涉嫌保险诈骗金额2676万

正当更多年轻男女欢度“情人节”时,天津涉嫌“杀妻骗保”的男子正在牢房度过,就在2月14日这一天,被曝出伪造妻子签名,投保11份,保险额总价值2676万元。这一震惊社会的涉嫌“蓄意谋杀”的案件将受到跨国法律的审判。

据新京报最新报道,2月14日独家获悉,由天津警方向普吉府警方提供的张凡(化名)涉案证据:张凡曾伪造妻子小洁签名,投保11份,保险额总价值2676万元。这些证据将在第一次庭审时,由普吉府检方提交至普吉府法院。

天津市公安局出具的张凡涉嫌保险诈骗案(涉案保单)明细目录显示,张凡曾以自己和妻子小洁的名义,在11家不同保险公司购买大额保单,投保274649元,保险金额2676万元,被保人显示均为小洁,受益人均指向张凡,险种涉及11种。

上述11份保单的投保时间,集中在2018年6月20日至2018年10月9日,即事发前几个月。

  骗保侦查情未了

张凡,曾经用信用卡购买奢侈品、千元打赏网络主播。2017年1月他辞去银行客服经理一职,称自己一直想创业开家网络公司。

2018年10月底,张凡与29岁的妻子小洁在泰国普吉岛旅游,29日被发现小洁在一酒店泳池里死亡,随后与其同住的丈夫张凡被泰国警方认定为凶嫌。案发后,女方家属在两人家中发现多张保险单,总保额疑达3000万元。

事后,案发后,张某被泰国普吉岛卡马拉警局控制,并向警方承认了在酒店泳池内将妻子杀害的事实。

2018年12月11日,天津警方也已对张某涉嫌保险诈骗立案侦查;12月13日,泰国警方初步判定,小洁被丈夫张凡“谋杀”。

不过,至于保险问题,张凡则称“不知道”。

此前,张凡一方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事发前,张凡确有两份保险伪造妻子签名,但购买保险一事妻子知情,“是为孩子投资理财”,并否认了“杀妻为骗保”的指控。

小洁家属称,小洁生前被投保十余份保单,保险金额达三千多万。2018年12月11日,天津警方也已对张凡涉嫌保险诈骗立案侦查。

2018年12月26日,被害人代理律师(泰国)方文川表示,根据证人口供记录和相关证据,警方最终以泰国刑法第289(4、5)蓄意谋杀、残忍伤害他人致死罪状正式控告该案嫌疑犯张某,泰国刑法289条为死刑判决。据方文川助理章红媛女士介绍,目前该案在泰国警方方面的调查已正式结案,已于1月14日移交当地检方再次审核,泰国检方本周内将会进行起诉。

章红媛告诉记者,他们在1月22日把最后一份保单的泰文翻译补充交给了泰国警方和检方。“目前泰国警方掌握的仍然是之前的四份保险合同,总保额为1716万元。”

然而这被泰国警方掌握的1716万元的保额远远低于小洁家属心中3000万元的数字。

根据律师介绍,张凡在国内的投保情况,会影响法院的量刑,“刑事案件对证据要求极高,因此如果相关保险公司的证据无法使证据链条闭合,会导致证明力减弱,比如嫌疑人坚称受害人知晓保险合同的订立。”

但另一方面,被害人小洁的父母在向国内相关险企取证时,却屡屡受阻。

截至2018年12月19日,已有四家保险公司开具说明,证明张凡在国内确有投保行为,总保额达1716万元。但这一数字,与此前受害者家属方面所称的“3000多万总赔付额”保单,存在出入。

小洁的父母在国内委托的保险专业律师李滨告诉记者,目前,除已经掌握的涉及复星保德信人寿、同方全球人寿、太平洋人寿、阳光人寿的四份纸质保险合同以外,未获取到其它涉案保险公司的保险合同。

张凡投保时,也有曾被拒的。2018年9月20日,张凡拟申请为其配偶投保人保福终身寿险:保额700万元,身故保险金受益人指定为自己。核保员介绍,张凡提供的一份体检报告为单位统一体检,报告显示被保险人所属单位为财政局,员工性质为派遣,这与之前客户在投保单上所填写的被保险人工作单位等信息不符。核保员随后向天津市分公司领导汇报后,又用录音电话致电投保人,预约与客户面见进行生存调查,投保人称近期没有时间。此外,因涉及张凡妻子小洁,核保员欲联系小洁时,张凡表示妻子没有电话。因此,该保险公司决定未予承保。

小洁家属为证明张凡有意杀妻骗保,不断取证,但取证受阻,1月7日,向天津银保监局提出相关保单查询申请。中国保险行业协会1月15日出示给张仁俭的信访答复书显示,“我单位没有保险公司承保信息,也无权向保险公司查询、调取保险当事人的承保信息。建议你通过保险公司的自主查询渠道或者公安机关向有关机构查询相关数据。”1月24日,天津银保监局向小洁父亲张仁俭出示了《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天津监管局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答复函》。该函表示将小洁家属的信息公开申请期限延长15个工作日。

据方文川介绍,有关嫌疑人为小洁投保保险合同总数量、保险金额总额、保险险种是否含有死亡保险责任,小洁是否同意嫌疑人的投保,以及小洁是否认可保险金额等事实对案件的定性,对嫌疑人的定罪和量刑极为重要。

2019年1月24日,普吉府检察院正式向普吉府法院指控犯罪嫌疑人张凡触犯泰国法律,应判处死刑。

2019年1月28日上午,辩护律师方文川介绍,检方起诉后,该案进入法院审理程序,“25日下午,普吉府法院约被告人张凡到庭聆讯,听取检方对其诉讼指控,征询被告对检方起诉罪状接受与否,张某予以否认”。

方文川补充称,按照泰国法律规定,一旦被告人不接受检方诉讼之罪状,被告人享有在律师参与下,再次听取法院宣布检方诉讼的权利,故普吉府法院定于2月5日,再次约被告出庭,在其律师陪同下,接受检方起诉书,并于当天,约定第一次开庭时间。首次开庭或在一个半月以后。

此前,原定于2月6日确定第一次开庭时间,因张凡否认“杀妻为骗保”的指控,法院遂调整到了2月18日。

  恶魔也是暖男

1989年出生的小洁,没有多少恋爱经历。在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读书的四年,小洁没有谈过恋爱。2013年毕业后,小洁回到老家天津塘沽,并被招录为滨海新区财政局的一名派遣制合同工。

张凡大小洁两岁。小洁毕业这年,张凡已经是一家银行的客户经理,有两年工作经验。

一切似乎都为两人的交集埋下伏笔。两人从事的,都是财务相关工作。张凡与小洁的单位隔着一条街,直线距离4公里。

小洁家人知道的是,2016年初,小洁与前男友分手后,曾告诉家里“不适合结婚”。直到同事介绍的张凡出现,她开始说,自己“想有一个家”。

婚前的张凡,一度颇受女方家人认可,“他不抽烟,不喝酒,工作也稳定,家庭背景也行,重点是关心我闺女。” 汤玉娥说,张凡每天都会接送小洁上下班,即便自己迟到也风雨无阻。

2016年5月15日,27岁的小洁与29岁的张凡结婚。

小洁的表哥薛超回忆,婚礼办得很朴素,只是亲戚朋友间简单吃个饭,敬圈酒。席上,张凡来的朋友不多,人看着“老实巴交”。

婚礼结束后,张凡带着小洁去了太平洋岛国斐济,度过5天的“蜜月”。

表哥周洋介绍,蜜月期间,妹妹知道自己怀孕了,此后回国待产。这一期间,张凡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喝水递到嘴边,半夜起来接尿”。

2017年2月3日,小洁生下女儿萱萱。

孩子出生后不久,由于照顾孩子方便,以及为新装修的婚房通风等原因,小两口搬进岳父母的家。

在这期间,张凡沉默寡言的形象进一步稳固,“他在家很少说话,每天一下班回来,进屋就吃饭,基本很少交流” ,张仁俭说。

  炮制死亡之旅

10月27日,张凡和妻子小洁以及女儿从天津出发,前往泰国普吉岛度假。

这是一趟曾经遭到反对的旅程。家人说,张凡起初提议“去马尔代夫游玩”,但被双方父母否决。“我们都说孩子太小,劳碌奔波,孩子受不了”,汤玉娥说。

直到出行前三天,小洁的父母才知道,女婿已经购买去普吉岛的机票。出发前,张仁俭给小两口拿了一万块钱,并叮嘱小洁“也不用给我们买东西,你们自己玩好,平平安安回来就行”。

这句叮嘱,成为父女之间的永别。两天后,小洁漂浮的尸体,在酒店房间内的泳池里被发现。

手机通话记录显示,9月30日深夜,张仁俭接到女婿的电话,说小洁“死了”。

张仁俭说,自己在电话中问女儿的死因,张凡的解释是:吃完晚饭后,孩子去睡觉,两个人便去游泳,没多久就开始下小雨,“他说进屋看孩子去,女儿在外面游,自己在里面睡着了,睡醒后发现人在泳池的水面上漂着”。

张凡告诉岳父,自己过去把人拎上来以后,发现已经“淹死了”。

张仁俭忍住悲恸,问女婿水有多深,得到的回答是“池子有十几平米大,水深差不多没了她”。

对于这一说法,张仁俭感到不解。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张仁俭说,女儿从上小学开始就会游泳,不明白为何会“淹死”。

家属张仁志一同前往泰国处理后事。其回忆,11月3日,自己和小洁的父母曾到过涉事酒店,普吉岛帕瑞莎度假村,但没有被许可入内,“警察跟我们说,酒店内的泳池水深1.4米到1.45米”。

一份由院方出具,并盖有中国驻宋卡总领事馆普吉办事处公章的“死亡证书”显示,小洁的死亡时间为2018年10月29日21时,死亡原因是“溺水”。

对于溺亡这一说法,小洁的家属均表示不认可,表哥周洋说,自己小学时曾与小洁在家附近的水库游泳,表妹的水性很好。

10月31日,张凡独自一人带着孩子,从普吉岛返回天津。张仁俭提出,要和女婿一起返回泰国,去把女儿的尸体接回来。

当晚11时许,张仁俭一行6人前往普吉岛。

转折来得猝不及防。张仁俭回忆,到达泰国宾馆后,张凡进门把门关好,突然跪下磕头。张凡说话时有些颤抖,他告诉岳父母,两人因为闹矛盾,自己对小洁“动手了”。他一边跪着哀求原谅,一边交代,自己在国内已购买保险。

张仁俭回忆,自己指着女婿说,“就这点儿保险,换不来我的孩子”。

一夜无眠。11月1日下午,一行人来到芭东医院。汤玉娥回忆见到女儿遗容的场景,“指甲盖都掀裂了,手臂、脖子都有淤青”。

因为对酒店管理存在异议,在查看遗体后,一行人来到附近的马卡拉警局(Kamala Police Station)。

张仁俭说,到警局后,张凡就被警方扣押。半小时后,一名泰国警察告诉自己,“他招了”。

听到这句话,张仁俭只觉得血往上涌,一头冲进审讯室,大声质问张凡,“为何杀我女儿”,面对愤怒的岳父,张凡只说,自己“不想过了”。

由于泳池设在房间内,没有监控录像,在警局内,家属获准观看一段现场还原视频,“警员扮女儿,张凡就把她的头往水里按”。

家属提供的照片显示,小洁的右侧肋骨处有大面积红肿,延伸到臀部,颈部发红。尸检报告复印件显示,小洁的臼齿部位有手指刮伤,脖子、胸部、手臂均有伤口,长度在1-3厘米,眼膜,脖子、胸部有出血点,两边胸口部肌肉有淤青,第5根肋骨折断,肚子里有出血,肝有淤青并且撕断了,脾及肾两边有淤血。

12月13日,卡马拉警局警长Smokit Boonrat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案件)可以初步认定是谋杀,嫌疑人是故意将妻子按入水中让她溺水而亡,然后才松手,然后自己回到房间里去休息,过一会儿再出来看她死了没有,之后才打电话给酒店求救。”

酒店工作人员在泳池边进行急救后,将小洁送至医院施救,最终回天无术。

这样的结果,让小洁的家人感到愕然。一个月前的8月12日,小洁和张凡曾带着孩子,与表哥王文轶一道在一家港式餐厅吃饭。饭桌上,王文轶没有察觉妹夫有任何异常表现,两家人聊了最近的工作,社会的热点,更多的谈话内容则关于育儿。

诡异的暖男

唯一让王文轶留下印象的,是张凡“爆瘦”,“瘦很多,很明显”。对此,张凡回答说,自己“早上吃饭之后,喝牛奶,加上平时锻炼”,于是就“瘦了”。

饭后,在餐厅门口的一个儿童游乐设施点,张凡穿着墨绿色短裤,与女儿萱萱平躺在充气沙发上,小洁用手机将这一场景拍下后,更新了一条朋友圈,配文中写到“爹带娃模式”,并配了一个“捂脸”的表情。

对于自己突然瘦下来的原因,张凡也许说了谎。12月13日下午,警方对两人的婚房进行搜查时,在一个白色透明储物盒内,发现了张凡的体检报告单、药费明细表及住院收费单据。

体检单的日期是“2016年12月13日”,检查结果为“糖尿病”,开具单位是天津医科大学代谢病医院。

然而对这一情况,小洁家属并不知情,“他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谜,女儿也很少跟家人沟通自己的生活”。

此外,从泰国回来后,张凡的父亲张辉曾在儿子的衣兜里,发现一张去往福建福州的车票,但对此行程,包括张辉在内的双方家人均表示不知情。

张仁俭说,小洁死后,家属调取夫妇名下账户,发现两人所有的银行卡里“就剩几百块钱”。

张凡名下部分信用卡记录显示,从7月份起,张凡几乎每隔两天就有大额消费,每次从1000元到10000元不等。

消费记录显示,张凡多次将大额钱财支付给一家直播平台,仅8月份就转了3.5万元,9月份,其中一张信用卡付款的金额,就超过6.3万元。

塘沽公证处开具的“查询函”显示,2018年4月,张凡贷款60余万购买一套房。

这一贷款记录,让张仁俭觉得奇怪。其表示,房款共计170万元,其中自己家一方出了60万元,男方家掏了超过90万元,“本来可以不贷款,结果还贷了67万”。

夫妻两人的共同好友程艺说,张凡在家里管钱,消费很“舍得”。

祭奠逝去的天使

2018年11月9日,小洁家人在中国驻宋卡总领事馆和天津殡葬协会的帮助下,将小洁的遗体运回国。

2018年11月11日,小洁的遗体火化,13日下葬。从遗体回国开始算起,到12月13日,正是小洁的“五七”忌日。

2018年12月13日上午10时,永定塔陵墓园,气温零下5度,风很大。从遗体回国开始算起,到12月13日,正是小洁的“五七”忌日。

责任编辑:贾振飞 2031864307